尽量少转载,听说会HX,欢迎比心和点赞。电脑版主页更便捷😍

【手机党文章目录转:https://shimo.im/doc/D41y8txkofgZTnfV?r=8EOZYD/】

*日前锤基

© Arashi
Powered by LOFTER

【旧文补档】莱纳森斯大饭店 第一章(锤基)

天啊究竟是什么好日子一直在吞旧文_(:з」∠)_


莱纳森斯大饭店

The Grand Renascence Hotel

 

Couple:Thor×Loki

Author:Arashi

Rating:R

Leading-in:Thor作为Asgard家族第十七代人中的长男继承家族饭店本是理所应当,然而在他的继承日,莱纳森斯大饭店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自称是他叔叔的Loki Asgard——他拿着印有Asgard家族族徽、曾经的饭店所有人亲笔签名的认证书,优雅地停驻在大厅的中央,向这个经历了三百多年时光的大饭店宣示他的所有权。

Remarks:文中涉及的时间对真实历史不具有反映性,仅象征年代及计时。内有超自然力量。


全文电梯



>>>>>>>第一章<<<<<<全文可戳左边


↑↑↑有一段不算肉的肉……看不看都ok


<<< 

 

故事的发生地里德(Reed)镇与其他欧洲城镇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如果硬要说的话,这里唯一引人瞩目的就是莱纳森斯大饭店(The GrandRenascence Hotel)——这个经营了三百多年的家族饭店早已闻名世界,拥有所有权的Asgard家族也因此成为了当地的名门望族。

每一年都有无数人为莱纳森斯大饭店与里德镇的风光慕名而来,所以在这观光潮中,Loki或许也不是个例外。

 

 

1923年的天空似乎比以往都要明媚,Loki把手边的《旧约·圣经》放到一旁,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长时间的旅途令他有些疲劳,不由得靠在窗棂边上假寐。他这次的运气不大好,雇了一个多话的车夫,从马车驶进里德镇的远郊开始那个聒噪的老人就在不断地向他介绍着当地的见闻。

他甚至还没有稍稍入眠,那个接连不断的声音又再度打断了他的小憩。

“……先生您这次来得真巧,莱纳森斯大饭店每换一次主人都等于重新开张一次,明天正好就是莱纳森斯的大日子了,您会去看么?我年轻时候有幸陪着一位伯爵住进去过,那儿不管是服务还是饮食都是这个国家最顶尖的。”胡子花白的老人一边驾车一边隔着窗玻璃对Loki说道,“这一任的主人才23岁老Asgard就放心把饭店交给他,我记得二十年前他还是个小鬼头的时候,Asgard家就有人断言他日后一定会是个好的经理人,实在是太可笑了,竟然会对那么小的孩子说这种话……”

“但现在看来他的确担得起那份预言,他出生后不久老Asgard们都说他长得和曾经的饭店主人——大概是他的祖辈——一模一样,所以他才用了那个人的名字,也叫做Thor Asgard——”

马车猛然停住,Loki因为惯性猛地向前一倾,他彻底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对突然降临的意外感到十分警惕,他甚至还来不及开口问车夫究竟发生了什么,窗口就传来了有节奏但略显急切的敲击声。Loki疑惑地打开了车门——

“嘿,先生,我很抱歉这样冒昧地打扰您!我看您马车的行驶方向是通往里德镇?我有点急事需要进城,您可以带我一程么?”

 

那是个金发男人,海蓝色的眼睛在日光的折射下颜色显得更深了一些,他身上是一件暗色便装,脚上套着一双似乎刚从泥地里踩出来的马靴,上头溅着圆形的泥点,Loki的眼睛在男人身上转悠了一圈,他虽然有些狼狈,但没有一点寒酸卑微之感,嘴唇边洋溢着快乐的微笑,Loki不懂这样坏的天气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在马路上突然拦住他人的车架并不是绅士所为。”Loki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不满地批评了一句,可原本斜靠着的身体却不动声色地往里头挪了挪空出了一人位。

聪明的年轻人细心地捕捉到了Loki的动作,他吹了个口哨迅速地跃上马车,带着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轻松与活力感染了整个车厢,然后他顺手关上了车门,对“好心”解救他于困境中的先生致了个礼,这时他才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瘦削白净的脸颊,眼睛的瞳色绿得仿佛春天里新生的冬青叶,黑色的发整齐而服帖地梳向脑后,他的身上穿着一件样式古旧的外套,里头是浅色的马甲和白衬衫,衬衫上的纽扣没有扣到最高,解了接近脖子的三颗,露出精致的锁骨,黑暗顺着衣衫的曲线而蔓延过男人的胸口。

“您喜欢树莓蛋糕么?”

“什么?”Loki诧异地看了年轻人一眼,他脸上因此露出了局促的窘迫,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到底什么意思,看到他尴尬的眼神Loki反而不那么意外了,他照实答道,“不喜欢,那酸了些。”

“对,应该更甜一些——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年轻人无奈地耸了耸肩,对自己嘴里突然蹦出的话语同样表示不解,他一定是在山里转悠太久,脑子里才会只剩下那些甜点的原材料名了。

Loki摇摇头,他并不介意这个小插曲,而且他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当然这样的话题也许并不应该继续下去,于是Loki巧妙地转移了他们谈论的重点,“你要在哪下车呢?”

“在城门口让我离开就好了。”年轻人对Loki眨了眨眼,“我没带身份证跑了出来,便衣警察会查这个——最近是莱纳森斯大饭店的重新开张日,城里的外来人口特别多,我虽然是原住民,但也不好蒙混过去。”他认真而又荒唐地解释着,抬眼时发觉陌生人正用含笑的眼神看着他,绿幽幽的眼睛在昏暗的车厢里显得分外明亮。

“哦,正好到了。”Loki在对上金发男人目光时瞟了眼窗外,原本说个不停的车夫难得没在这时候让他难堪。Loki对马车外喊了一声,然后马车有条不紊地停下,他才慢慢将目光转回到男人身上,“祝你好运。”他说的是躲过便衣警察的事。

“谢谢,再会。”对陌生人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男人盯准了个人多的时机忽然开门跳下车,跑远后似乎知道Loki还在看他,便回头深深地望了Loki一眼。

而不巧的是,Loki的视线恰好被便衣警察肥胖的身躯挡住,他还没关上马车门,一张脸就借机凑了过来,向他讨要着什么。

“身份证,先生。”

Loki掩住心中的不满,他从里衣的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因为离得太近,Loki甚至能闻到那尚未消散的油印味,但从表面上看它好像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打磨,所以这毫无意外地瞒过了那位便衣警察,Loki没花多少时间就进入了城中。

“去莱纳森斯大饭店。”

Loki勾起了嘴角,对他的车夫吩咐道,他低头的时候发现座位上多了一枚金币,Loki饶有兴致地拿起了年轻人给他留的感谢费,渐渐敛起笑意的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喔,我们的主人总算是回来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忙碌后,Fandral几乎是瘫软在了莱纳森斯大饭店大厅的一张椅子上看着他多年的好友Thor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走进来,他翻了个白眼根本无力起身,眼神扫过的地方都是金碧辉煌,这多亏了他两天来没日没夜地督工才换来了这样崭新的莱纳森斯大饭店。

“兄弟,真是辛苦你了。”Thor走到Fandral身边把外套脱下递给站在一旁的门童,他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粗鲁地拉高了白色的袖口。

“Thor Asgard刚从里德镇外的山脉徒步返回”这一点都不像是个明天要接手家族饭店的男人应该做的事。这位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年轻人在经营一事上并非老手,但他凭借着比主厨还要优秀的手艺、亲和的个性、天生的领导力,很容易就凝聚了莱纳森斯上下所有的人,不过他本人对继承家族饭店兴趣不大,要不是他父亲因病离世,他恐怕还想在厨房里再多懒散几年呢。

 

“明天上呈的糕点,装饰用的盆栽?”

“已经在它们应该待在的地方了。”

“历任主人画像?”

“保证上面没有一丝灰尘!”

“仪式的每一道程序?”

“喔小姐,我想我绝对不会出一点错,Sif他们都快开赌局猜你什么时候会回来才是真的。”在Thor的接连盘问下Fandral再一次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上面的水晶吊灯令他晃了晃神,几个小时前还有仆人踩着高梯擦拭上头的玻璃罩。

所有人都为了明天的仪式感到万分紧张。

Thor脸上浮现了抱歉的笑,“嘿,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他撞了撞Fandral的手肘表示着谢意。

 

“容我提醒你一句。”清亮的女声在两个大男人身后响起,惊得Fandral赶忙起身站到了Thor身边,“距离今晚家族内部的宴会还有不到两小时,Thor Asgard先生,你现在的这身装扮我想根本不能让你的亲戚们放心,你的堂弟表妹们都在觊觎着大饭店,你居然还敢消失了整整两天。”

Sif提着她雪白的裙摆款步走到了两位男士面前,上挑的黑色眉毛表示她正不满,长而卷的黑发被盘成了一个好看的形状,她一直是个英气的姑娘,不像一般女性那样柔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Thor和Fandral这些男人们才从未轻视过她。

在听完她的斥责后Thor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走上前去,“呃,Lady Sif,您今晚非常漂亮。”他眨了眨蔚蓝的眼睛,示意Fandral也说些什么。

“讨好我并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Sif无奈地瞪了Thor一眼,“我想你最好赶紧上楼,换掉你那一身从泥地里爬出来的西装,不然你会受到更严厉的批评。”

Fandral推了Thor一把劝他不要再惹Sif生气,Thor相当聪明地闪身就往二楼走,天知道Sif对着他也会有这么凶的一天,Thor摸了摸鼻子,眼睛扫过饭店里的每一个布置,确定都万无一失了才踱步进了他的衣帽间。

 

 

 

莱纳森斯大饭店从外面看起来或许和别的饭店没什么不同,同样是坐落在黑栅栏里的白瓷圆顶高楼,窗户的纹饰远了看根本辨不清究竟是华丽还是简洁,但这里是全国最安全、服务最周到的旅店。走进大厅你会见到门童殷勤地向你致礼并迅速接过你的行李,然后你开始打量这家饭店的装潢——

贴近木色的墙蔓延到最高处,上有金色镶边的红色地毯铺遍大厅的每个角落,顺着扶梯向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摆着一幅画像,那是莱纳森斯历任主人的模样,几处扶梯交汇在二楼的中轴线,墙壁上刻着这个饭店的名字。

一楼是宴厅以及饭厅,二楼以上是客房。

 

大厅里的石英钟正好指向罗马数字“IX”的时候,Thor才刚从络绎不绝的应酬中脱身,他松了口气抽身拿着高脚杯走到了一边。

紧闭着的莱纳森斯大门昭示着今晚这里正在举办别的活动,悠扬的小提琴曲在宴厅中回旋,好几对年轻男女结伴跳起了时下盛行的舞蹈,Thor看着那些女子轻轻一跃在各自男伴身边绕了个圈,像一只只轻快的云雀在低空飞舞,他本来有些厌倦的心情才因此有所好转。

“大家族呵。”Fandral不知何时出现在了Thor身边,他拿着香槟与Thor手中的红酒一碰,不伦不类地笑道,“我真无法想象这里有一半以上都是你的亲戚。”

Thor耸了耸肩,他觉得今晚的家族宴会比明天的开张更要累人,光是脑袋上那些发胶就已经让他有些崩溃了,“我也无法想象我祖辈的繁衍能力到底有多强大。”他吐了吐舌头,刚要跟Fandral调笑两句时大厅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这如静夜中惊雷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无论男女老少此刻都一同扭头望向了门边,就连提琴手也逐渐放弱了琴音。

Thor忍不住皱眉,他可是吩咐了今晚除了Asgard家的人不准任何人入内的,而他所邀请的所有宾客都已出席,现在这位不速之客又是谁呢?

身着墨绿色长袍的男人把脑袋上的礼帽与手中的小行李箱轻车熟路地递给了身边仍不明状况的门童,他迈着大步向音乐戛然而止的宴厅中走来,精明的眼睛打量过在场所有人,Thor知道这情况不大好了,但他沉住气走了出来,直到男人的面前站定。

男人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个略显邪气的微笑,他那像最昂贵、最闪耀的祖母绿的眼睛微微一转,纤长的手指伸进里衣口袋中拿出了一份文书,在Thor面前抖开那页纸轻笑说道:“抱歉打扰你们团聚,只是我想说,这家饭店还有我的一份股权,更换主人难道不需要问过我吗?”

那张纹有Asgard族徽的白纸上赫然写着——Loki Asgard获有莱纳森斯大饭店40%的所有权。签名:Gely Asgard。

周围议论纷纷的私语声响起,Thor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曾经熟悉的笔迹,Gely是他的祖父,也就是上上任的饭店之主,而印有Asgard族徽的纸张除了家主以外不可能有旁人见过,要不是他最近得见,他可能也会认为今天这是一桩造假案件。

而令Thor觉得更加巧合的是,站在他面前这位身材颀长、正微笑着的男人——Loki Asgard,正是他今天遇见的那位带他入城的“好心人”!Thor觉得这一切都像一张网一样向他包围而来。

他的喉头微动,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哦对了,我不需要这个。”Loki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样的东西递到Thor面前,“按理来说,你还得叫我一声叔叔。”

那是Thor早上道谢用的金币。

TBC

评论 ( 6 )
热度 ( 6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