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少转载,听说会HX,欢迎比心和点赞。电脑版主页更便捷😍

【手机党文章目录转:https://shimo.im/doc/D41y8txkofgZTnfV?r=8EOZYD/】

*日前锤基

© Arashi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似是故人来03

为啥这次没有五彩斑斓的封面了呢……因为是个有点低沉的故事嘛。不过其实锤基很甜的哦。

电梯↓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50118/chapters/38660288


似是故人来

03

Nick Cooper住在中庭西区,一座离市区8公里的公寓中,Thor和Heimdallr查证之后发现他的社会关系真的很简单,离异的父母先后去世,他现在一人独居,没有结婚,Thor对这样空白的履历感到有些震惊,从死者的衣着来看,他应该收入稳定,看上去像是很享受独身生活的人。

Heimdallr叹了口气,“我们先进去看看。”他从公寓管理员那边拿到了备用钥匙,张望了下,把钥匙插入锁孔打开门来。

他们戴好手套,慢慢走进被害人家中。这间套房装修朴素简单,略微杂乱,个人特色不强,拖鞋、牙杯都是一副,明显没有与他人共同生活的痕迹。Thor和Heimdallr分头翻了翻房里明显存放药品的地方,希望能找到他吸毒的证据——不过一无所获,他们面面相觑,不好继续乱翻,两人只能先出去,请求法证小组来详细勘察。

Heimdallr带上门,收好手套,听见隔壁有动静:“只能问问他的邻居了。”

Thor点点头,这幢公寓里一层楼有四五户人家,他们一户户敲门过去,出示自己的证件,说明来意,基本上每一户人家都很配合警探的问询工作。

 

“Cooper先生?我很少跟他打交道,我每天朝九晚五工作,他的工作时间好像跟我不一样。”

“那个男人一般很少出来,我不了解他。”

“他最近似乎换了工作,之前我在正常上下班时间遇到过他。”

“他很友好,上次我大女儿的行李箱太重,电梯坏了,还是他帮忙扛上来的。”

……

 

关于不知道、不了解的回答居多,Thor对这样的结果感到一丝意外,他们的线索难道要在这里断了?不过鉴证科出动得很快,Thor他们还没离开死者家所在的大楼,全副武装的专业人员已经赶到现场。

Natasha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这位美艳的女人站在门外等她的组员勘察结束,和同在现场的Thor打过照面:“上头很重视这次的案子,你们有什么收获吗?”

“还得等你们专业的搜寻结果。”Thor苦笑道,“希望这次搜查结束能确定他是自杀或者他杀。”

Natasha扯出一抹笑容:“什么时候联系案发时间段内的乘客?”

“明天?”Thor和Heimdallr对视一眼,“这恐怕不归我们负责,看队长的安排吧。”

他们没有逗留太久以免影响鉴证科的搜寻,Thor和Natasha道别,往楼下走。这座公寓附近有一家便利店,居民们应该会经常光顾,两人决定去碰碰运气。

“唉,听说那位先生死了……你知道吗?”柜台边上的两位女店员正小声讨论着最近社会上的热点话题。

“噢,原来是他,我最近没怎么看新闻。”

“嗯,他每天晚上十点半都会来便利店买早午餐,已经好几天没过来了,我看到新闻上被害人的轮廓,猜到应该是他……”

Thor耳尖听到她们的对话,正好此刻店内人员较少,他走上前去:“你好,我是中庭警署的警探,你认识Nick Cooper吗?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那位先生。”

店员没想到自己的随意谈论会招来警察,她的朋友拍拍她,暂时把她的工作接过来,以便警察问讯。褐发的年轻女人摇摇头说:“算不上认识,但我经常在夜里遇到他,我常值夜班,他一般会在十点半左右出现,买上一杯咖啡和几块面包。”

“关于他你还知道点什么?”Thor问道。

女人皱起眉头,小心翼翼地说:“大概是几个月前的事了,我记不太清楚……有一天晚上他来店里正好在打电话,他好像喝醉了,说话口气特别不一样,警察先生,他平时还算温和礼貌,但那天晚上他很疯狂……”

“他说了什么?”Thor赶忙追问。

“他好像说到离开公司的事,言语中暗示公司应该感谢他。”女服务员揉揉脑袋,希望自己没有记错。

Thor觉得有了新的方向,这似乎是个突破口。这时女服务员突然说:“他提到了女人,离开公司好像是因为一些女人?”

这话说得实在模棱两可,但由于记忆久远,而且两人只是陌生人,Thor觉得也没法再了解更多,他点点头,等Heimdallr结完账后说:“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们会进行深入调查。”

“祝您工作顺利。”女服务员冲他们摆摆手,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然而还没出门,Heimdallr就收到Natasha打来的电话,Thor站到一边,安静地等他们通话完毕,正巧这时Skurge发来短信,他不可能没事来寒暄,一定是尸检有了新进展。

“鉴证科在死者家翻到了少量大麻。”Heimdallr挂掉电话,严肃地说,“可以证明Cooper有吸毒的背景。”

Thor把短信界面递到Heimdallr面前:“Skurge查到Cooper的咽喉中有不少淤塞物,推测他是被人强灌了毒品,目前阻塞物还在进一步分析中,初步确定不是市面上常见的毒物。”

“什么人可以让一个成年男人在不反抗的情况下被灌毒品?”Heimdallr眯起眼睛,目前基本确定了这桩案子是他杀,因为如果是主动吸食,咽喉不可能淤积这么多毒品。那么案发当夜凶手是如何进入车内如何骗取被害人的信任,从而给他灌下致命的毒品?

“Cooper是一名alpha,能让他放松警惕的……不是beta就是omega,或者是熟人。”Thor推理道,“我们应该查查Cooper的工作经历,案子也许跟他的上一份工作相关,以及他是否在这几个月的司机工作中与人结仇——从邻居和这位便利店店员的话判断,他看起来不像到处惹事生非的人。”

Heimdallr同意了Thor的说法:“那我去找社保局调他的社保记录,你先回去。”

 

他们就此分道扬镳,社保局离这不远,Heimdallr决定坐公交前往,Thor则开车返回警局。

风吹过他的耳畔,这起案件看起来并不复杂,却疑窦丛生。被害人看似好人,为何会在深夜被害?他死于吸毒过量,看起来像主动吸食却又不然。一桩像极了自杀的他杀案件,繁忙的一天,出现在现场貌似无关的嫌疑人……这些事情像一张网,笼罩住Thor。

自从去年侦破阿斯加德最大的一起银行抢劫案,Thor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疲惫。

他的车速不快,缓慢的行程更给予他更多思考的时间。Thor发誓他是想在路上好好考虑案子,却没想到会在距离警局两公里的公交车站看到Loki Laufeyson。

“Odinson警探,又见面了。”黑发男人裹着纯黑的毛呢外套,他坐在公共座椅上,揉着自己的脚踝,这一站人不多,以至于Thor可以停下车来跟他交流。

Thor挑挑眉说:“真巧,Laufeyson先生。”他甚至有些怀疑Loki算准了他从这里经过,这个念头有点好笑,Thor摇摇头,不自觉露出笑意。

Loki似乎能读懂他的心思,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说:“我只是刚好在这里等车回家,我脚扭到了,不好开车。”

“你住在哪里?”本来对话应该到此结束,Thor无意打听Loki的隐私,但既然问出口,不想显得太过尴尬,他赶忙解释道:“你住附近的话,送你一程也不要紧。”

Loki惊讶地瞪圆眼睛,他的绿眼睛特别好看,大而深邃,仿佛有魔力似的,公交车即将进站,Thor不耐烦地拍拍车门,Loki抿嘴,把公文包抱在怀里,连忙拉开车门上车。

路虎扬长而去,Loki这才想起他还有拒绝Thor的选项,他明明可以直接上公交,反正离他家就两站路的距离……Loki头疼地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报上自己家的地名。

“噢,离我们警局不远。”Thor记得那个地方,当即驶入正确的路线。

Loki微笑着问:“你是刚好查完案回来吗?”

“嗯,发现了一些新东西。”Thor不方便跟Loki说太多,敷衍后发问,“你的脚怎么了?”

Loki明白自己不可能轻易知晓调查进展,便不再执着这个话题,解释道:“来公司拿点文件,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只能坐公交回家。”

“唔,你看上去挺精明,居然会这么不小心。”Thor坏笑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这种语气跟他的案件嫌疑人说话。

Loki听出了Thor的逗弄,他冷飕飕地说:“嘲笑市民可不是一个好警察应有的品质。”

“抱歉。”Thor忍住笑意,收起逗Loki的心思,“你卷进这桩案件中,生活上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事吧?”

Loki知道他是想问有没有人恐吓或者躲在暗处监视他,Loki一本正经地思考后回答:“那倒没有,最古怪的就是一直遇到Odinson警探了。”

之前以为他是个柔弱安静的男人,没想到Loki会这么回答,要不是Thor正在开车,他真想捏捏Loki的脸颊。Thor摇摇头笑道:“最近老实点,别给我们节外生枝,有危险及时报警知道吗?”

Loki有点恍惚,却还是微笑着说:“你相信我是无辜的吗?”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Thor冷静地回答。

“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是Odinson警探,我现在问的是Odinson先生。”Loki偷换概念,偏头看向Thor。

“好吧,我相信。”Thor把车停在Loki的公寓前,对他严肃地说,“但这种事要靠证据说话。”

Loki开门下车,用手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发,他第一次希望这段路可以没有尽头,可以跟Thor多相处一会儿,这个英俊迷人的帅警探正对他微笑着,Loki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为Thor的信任感到高兴,真心实意地勾起嘴角:“谢谢你这样说,要进来喝杯茶吗?”

“不了,我待会还有事,保持联系,再会,Laufeyson先生。”Thor换挡重新起步,他冲Loki挥挥手,慢慢扬长而去。

即使他喊的是“Laufeyson先生”,Loki也为此感到高兴。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247 )